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戏曲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33sbccom.215sun.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小品,新冠肺炎和
一对一结对帮扶小品《一个都不能
公司同事之间暖心小品剧本《暖心
宣传党建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我奋
脱贫实现致富梦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建筑施工公司娱乐演出感人搞笑小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宣传党建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我奋斗
营养素营销推销业务员搞笑小品剧本
招商公司音乐诗诵读(不忘初心继往开
部队爆笑军人军营搞笑励志四人小品
校园后勤部门小品剧本《默默奉献》
三甲医院评选小品剧本《医院评审》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剧本(火警119
校园老师相声台词剧本《最美教师》
武汉现不明原因肺炎治疗全国战胜肺
乡镇财政所干部小品剧本(中国好干部
超级搞笑古装宫宫廷幽默小品(还珠歪
贪污受贿小品,双规小品剧本(严惩不
关于婚外情短剧本,绿帽子小品剧本《
伟大的祖国朗诵稿,伟大的祖国诗歌朗
酒店餐饮小品,酒店年会服务员小品《
三八妇女节节目小品,庆三八妇女节短
银行类爆笑小品,银行爆笑小品(快乐
政府帮助低保家庭就业改善生活脱贫
七夕创意剧本,七夕小品剧本(最佳美
国家电网变电站检修员工小品(特殊纪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义的元宵节小
解决员工上访为公司困难的小品剧本
过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偿命的小品(
城轨年会表演相声剧本《与城轨共未
公司创立周年小品,庆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铁公司员工年会相声剧本《找媳妇
为了工作舍小家顾大家情景剧本(特殊
公司年会三人群口相声《三狗闹新春
改变黄脸婆形象后走上舞台成为模特
适合公司年会的小品,适合公司年会搞
您当前位置:www.33sbc.com > 戏曲剧本 > 地方戏剧本 > 《严兰贞》(莆仙戏)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频道www33sbccom.215sun.com/xiqu 中国最大的戏剧戏曲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戏曲剧本-地方戏剧本   会员:woxinrutie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0/4/26 18:02:13     最新修改:2020/4/26 18:02:13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33sbccom.215sun.com 
戏曲剧本名:《《严兰贞》(莆仙戏)》
(原创剧本网)作者:蔡剑英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严兰贞

(改编自越剧电视剧《严兰贞》和越剧舞台剧《盘夫索夫》)

 

【剧情简介】

       明嘉靖年间,三边总制曾铣被严世蕃父子陷害,满门抄斩。幸其子曾荣

逃出虎口,暂栖杭州岳庙卖文度日。严世蕃之女严兰贞乔装出游杭州,在岳

庙偶遇曾荣被两浙盐政鄢懋卿家丁所欺,仗义解围,之后方知他就是自己暗

暗钟情的画荷人。

      鄢茂卿窥得严兰贞心迹后,强认曾荣为螟蛉,将他献与严府为婿。曾荣

脱身无计,勉强答应婚事,婚后对严兰贞冷落冰霜。严兰贞几次盘夫终明真

相,在大义和亲情面前,她作出了痛苦的抉择。曾荣大为感动,用真情回报

妻子。

      后曾荣在严府窃得严世蕃父子的叛国密件。发觉密件被盗的严世蕃气急

败坏,逼迫女儿改嫁徽王,以求自保。危急之时圣旨到…

 

【场次】

           第一场   祸从天降

           第二场   情迷独荷

           第三场   初次邂逅

           第四场   姻缘成就

           第五场   兰贞盘夫

           第六场   偶获贼证

           第七场   兰贞索夫

           第八场   逼女另嫁

           第九场   悲喜交加

 

【人物】

          严兰贞——明代奸臣严嵩的孙女,严世蕃的女儿。

          曾  荣——三边总制曾铣的儿子 

          严世蕃——严嵩的儿子,严兰贞的父亲,工部左侍郎。

         赵婉贞——严嵩义子赵文华的女儿,赵府与严府只有一门之隔。

         鄢懋卿——严门同党,总理两浙的盐政,逼曾荣认己为父。

          邹应龙——副都御史,刚正不阿,成功弹劾严嵩父子。

          飘  香——严兰贞的贴身丫鬟

          院  子——曾府老仆

          玲  珠——赵婉贞的贴身丫鬟

          严管家——严府管家              

 

第一场  祸从天降

             【幕启。曾家书房,曾荣坐着读书,忽觉有点头晕。

曾  荣      啊,啊啊啊,为何忽觉头晕?莫非是读书太久了? (起身,放下

              书)待学生打开窗户,呼吸一点新鲜空气。(开窗) 哎呀,妙

               啊! 

             (唱) 清风徐徐轻拂面,

        神清气爽霎时间。

        望眼窗外美景娇,

         一池荷塘分外妖。

         接天莲叶无穷碧,

         映日独荷别样红。

(夹白) 那一朵荷花亭亭玉立,真教人越看越爱看啊!待学生将

它画下来,留待日后慢慢欣赏。(磨墨,铺纸,提笔)

(接唱) 根出淤泥身不染,

                生在浊世志高洁。 (画)

                愿借莲花魂一缕,

                放飞云天千里船。 (拿起来看看,频频点头)

院子        (端茶上) 公子,请用茶。(斟茶,递茶)

曾  荣       哦。(放下画,接茶,喝茶,放下杯子) 院子,你可曾打听到爹

                爹消息?

院  子       禀公子,老奴四处打听,并无老爷消息。

曾  荣       哦—— 这也奇啊! (皱眉)

院  子       公子你不必担心,老奴再去打探打探。

曾  荣       也好。

              【院子摇摇头,下。

曾  荣       哎唉!

              (唱) 爹爹身为三边总制,

                          镇守三关难得进京。

                         半月之前忽来家书,

                         说是圣上急事召见。

                         自此再无一音讯,

                         曾荣不免心担忧,

                         不免心担忧。

              (摇头叹气,坐下,欲读书,又放下)

              【后台喊声震天。

曾  荣     (站起) 嗄,这是甚乜声音?

院  子     (内) 坏了啊! (颤巍巍急上,气喘吁吁)公子…公子…你快快

               逃生去吧。

曾  荣      院子,何事如此慌张?

院  子      老奴已打探到消息,严嵩老贼上殿奏本,谎报老爷边关失职。万岁

                听信谗言,龙颜大怒,将老爷召回京都问责。可怜老爷他——他

               已被斩于西郊,全府上下也要连坐抄斩。

曾  荣        哦—— (震惊,站立不稳)

院  子      (扶住) 公子仔细仔细。

曾  荣       (唱) 听罢此言如雷轰顶,

          心如刀绞泪如泉涌。

(夹白) 爹爹啊!

 (接唱) 爹爹宦途虽坎坷,

                赤胆忠心可对天。

                可恨豺狼盈帝里,

                严嵩父子弄权术。

               爹爹不明不白一命休,

               孩儿顿觉,顿觉大厦倾。

               (哭) 爹爹,孩儿将何去何从?

院  子      公子,抓捕之人就要来到,你速速逃命要紧。

曾  荣      罢了。哎呀奸贼啊奸贼!

              (唱)  我曾荣,

                           血海深仇记心间,

                          血债定要血来偿。

院  子      公子,这是曾家祖传宝物,你带在身边以防不测。

曾  荣      匕首!好。(收好) 多谢老管家!

             【后台喊声又起。

院  子      你快快去吧!

曾  荣      唉!

               【二人下。

严管家    (内)来啊,给我搜!

家丁们     (内应) 是。

               【严管家带领家丁上。家丁左右搜查。

家丁甲      禀管家,不见曾家子,只有一个老奴在此。(推院子)

严管家      你家公子呢?

院  子      (从容) 已经逃走了。

严管家    (懊恼)来迟一步,真是气煞我也!来啊,将这个老奴绑上,一起

                押去处斩!

家丁们      是,押走。 (押着院子下)

严管家     (欲下又转回) 且等,我找找看有无值钱的物件。(发现独荷

                 图,拿起看看) 嗯,这张图画得很好看。老爷喜爱书画,我就带

                 这张图回府,去讨老爷欢心。(卷起画,拉起衣摆,跑下)

——幕落——

 

第二场  情迷独荷

               【幕前。

飘  香      (内) 小姐,齐走吔!

严兰贞     (内应) 哦——

                【主仆二人上。

严兰贞     (唱) 相府千金严兰贞,

                           万般宠爱集一身。

                           流水年华书为伴,

                          明辨是非慕贤人。

                【主仆绕场行。

严兰贞     (接唱) 书中佳人遇才子,

                               兰贞也曾梦寐求。

                               方才此事又上心,

                               害奴无心在书房。

                               期盼离家去游玩,

                               或能遇到如意郎。

                               越思越想越欢喜,

                               主意已定坐不住。

                               偕同飘香往前厅,

                               恳求爹爹他应允。

              (白) 奴家严兰贞,祖父严嵩在朝为相,爹爹严世蕃司职工部左侍

               郎,母亲不幸早逝。家中只有奴兰贞一女,祖父与爹爹视为掌上明

               珠,倒也万事顺心。近日却有一事烦心,欲要外出游玩解愁,故此

                这就去前厅求爹爹他答应。飘香,带路前厅。

飘  香      是。

              【主仆二人下。

              【幕启,严府前厅。严世蕃上。

严世蕃      哈哈哈!

               (唱) 相父在朝好体面,

                          皇上恩宠他独得。

                          朝臣谁不献谄媚?

                          百官纷纷来巴结。 (哈哈哈,脸色稍变)

                          却有一人不识时务,

                         阻我父子雄心壮志。

                         相父大怒施小计,

                         曾贼满门都抄斩。                                    

               (白) 曾铣老贼已死,严管家奉命去捉捕曾贼全家老少,不知事

                情如何?

严管家     (内) 报兮,严管家回府。

严世蕃      快请相见。

严管家    (内) 哦,来了。 (手拿独荷图上,行礼) 参见老爷!

严世蕃      免。事情办得如何?

严管家      禀老爷,曾府其余人等都已带回京都听候问斩,只有…只有曾家

                 公子闻讯逃走了。

严世蕃     (甩了严管家一巴掌) 呸,无用的奴才!

严管家     (跪下) 老爷饶命吔!

严世蕃      谅他一个手无寸铁的书生,也不能有多大的作为。罢了,便宜了

                他一命。

严管家      老爷,小的在曾公子房中发现一张图,特地带回孝敬老爷。(递

                 图)

严世蕃     (接图,细看,点头)想不到一介武夫曾铣,竟有如此才华的儿

                 子。可惜啊,被他逃走,不能为我所用。

严管家      小的去迟一步,请老爷饶命!

严世蕃      看在这幅图的份上,权且饶你一命。起来,滚。

严管家     (起身)谢老爷! (抹汗,下)

严兰贞     (内) 爹爹,爹爹。

严世蕃      咦,兰贞我儿到此作乜? (将图放在桌上)

              【严兰贞和飘香上,进屋,行礼。

主  仆     (齐声) 女儿(/小婢)拜见爹爹(/老爷)!

严世蕃     免。

主  仆     (齐声) 谢爹爹(/老爷)! (起身)

严世蕃      嗄,兰贞我儿,你今日怎么有空来找爹爹?

严兰贞      女儿想爹爹了。

严世蕃      哈哈哈,难得我儿一片孝心!

               【严兰贞欲言又止。

严世蕃     (猜出女儿有事) 嗄,我儿,你是不是有乜事要跟爹爹说?

严兰贞      没,没啦。女儿是特意来看望爹爹的。

               【飘香拉兰贞的衣袖,向她递眼色。

严世蕃    (玩笑) 哦,既然我儿没什么事情,为父还有要事,先行一步。

               (假装要下)

严兰贞     (拦住)哎呀,爹爹慢走,女儿有事情啊!

严世蕃      哦,我儿有乜事呢?

严兰贞      爹爹!

                (唱) 女儿有一要紧事,

           恳求爹爹您答允。

世蕃     不妨说来。

严兰贞     爹爹!

              (接唱) 奴家长年困家中,

                             近日忽觉身心疲。

                            欲要外出去散心,

                            不知爹爹意如何?

世蕃       出去散散心也好。不知我儿想去哪里呢?

严兰贞     (接唱) 闻说西湖比西子,

                               淡妆浓抹总相宜。

                               如此美景应一睹,

                               爹爹容奴去杭州。

严世蕃       深闺中人独自离家游玩,不妥,不妥。

严兰贞     (撒娇)哎呀爹爹,女儿是想去杭州岳王庙进香祈愿,顺便观赏

                 西湖美景。

严世蕃       哦,我儿进香要祈求甚乜呢?

严兰贞       女儿有三求。

严世蕃       哪三求?

严兰贞      (唱) 一求祖父寿比南山。

严世蕃       第一求好。第二求呢?

严兰贞      (接唱) 二求爹爹仕途亨通。

严世蕃       还是我儿知晓为父心思!那第三求呢?                

严兰贞      这第三求嘛!

               (接唱) 三求严府平安无事,

             皇恩浩荡荫及万代。

世蕃      我儿有如此心愿,为父理当允你前往。只是为父还是放心不下

                 啊!

飘  香       老爷要是放心不下,小姐与小婢就女扮男装外出。

严兰贞     爹爹,这主意好!

严世蕃      死丫头,专门想鬼主意。

严兰贞      爹爹,您答应了?

严世蕃      答应了,答应了。

严兰贞      多谢爹爹!

严世蕃      待为父修书一封,我儿万一有事,可找两浙盐政鄢懋卿。

严兰贞      好。飘香,磨墨。

飘  香       吆。 (磨墨)

              【兰贞铺纸。严世蕃刚要动笔,严管家上。

严管家      禀老爷,老相爷有急事要见。

严世蕃      兰贞我儿,你祖父有急事要见,待为父去一下,回来再写。

严兰贞      也好。

               【严世蕃和严管家急下。           

飘  香      (打开独荷图) 小姐,这里有一张图很好看。

严兰贞    (接过)好一朵独荷!

               (唱) 芙蓉出水尘不染,                 

         临风摇曳沐轻烟。

         不逊梨花三分白,

          还借梅花一抹红。

          这花儿好似向奴低吟,

          低吟那作画人心中情。      

          但不知,

          丹青妙手是何人?

                            家在何方居何处?

飘  香       小姐,这上面还有两句诗。

严兰贞     待奴看来。

              (念) 愿借莲花魂一缕,

                          放飞云天千里船。

              (夹白) 哈哈哈嘻!

              (接唱)字里行间志存高远,

                            不由兰贞芳心暗动。 (含羞)

飘  香      小姐,凭你看来,这作画之人是什么样的人呢?

严兰贞     奴观此画,笔墨简约,意境高远。凭奴猜,作画之人定是个谦谦

               君子。(看画陶醉)

飘  香     (偷笑)小姐既然如此喜爱此画,不如带回房中,慢慢欣赏。

严兰贞     是啊,奴不如将它带回房中。爹爹问起之时,再作道理。

飘  香      老爷怎么还不回来?

严兰贞     飘香,将此画卷起,带路回房。

飘  香      小姐,咱不等老爷的书信了?

严兰贞    先回房再说。

飘  香      吆。 (接画,卷起)

             【主仆二人下。

——幕落——

 

第三场  初次邂逅

            【幕启。岳王庙内,岳飞墓景。舞台中央有一大墓碑,上书“宋岳鄂

             王墓”。舞台右侧跪着秦桧夫妇的像。舞台左侧有一桌子,上有笔墨

             纸砚,桌旁有一牌,写着“书画摊”仨字。

            【曾荣从右侧扫地上。

曾  荣     嗄!

             (唱) 家门不幸罹大难,

                        曾荣仓皇逃出府。

                       一路风尘受熬煎,

                       盘缠已尽进退难。

                       穷途末路怎奈何,

                       岳王庙里暂栖身。 (继续扫地)

               【游客们进庙,围着秦桧夫妇的像指指点点。

               【严兰贞和飘香女扮男装上。飘香手里拿着香烛。

严兰贞     (唱) 乔装不露女儿容,

                           一路游玩到杭州。

                           出笼小鸟脱缰马,

                           自由自在好欢悦。

                           离家方知天地宽,

                           西湖风光果不同。

                           风光虽好不流连,

                          不忘岳庙祈愿事。            

飘  香       小… 哦,公子,已到岳王庙。

严兰贞      快快进庙去祭奠忠魂。

飘  香       是。

               【主仆二人进庙。

游客甲      这个男的就是大奸臣秦桧。

游客乙      那这个女的呢?

游客甲      这个女的是秦桧的老婆。

游客丙      他们为什么跪在这里?

游客甲      这夫妻俩都是大坏人,当年害死了岳元帅。

游客乙      如此活该跪在这儿示众,遭到世人唾骂。

游客丙     (吐口痰)呸,大坏人,大奸臣。

游客甲       如今的严嵩父子比这对夫妻还坏,还奸。

               【严兰贞和飘香大惊,飘香欲开口,兰贞向她摇摇头。曾荣也停止

                 扫地。

游客乙      是啊,听说曾总制带兵抗敌,反被严嵩父子陷害,一家老小都死

                 于非命。

游客丙      真是可怜啊!

游客甲       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看严嵩父子将来也得跪在这儿,遗

                 臭万年。

游客乙      没错,没错。

游客丙      嘘,你们小声点。严党耳目众多,还是小心为是。

游客甲      是是是,走吧。

                 【游客们下。

曾荣/兰贞  (齐声)哎呀!

曾  荣      (旁唱) 闻此言悲喜交加。

严兰贞     (旁唱) 闻此言胆战心惊。

曾  荣       (旁唱) 想不到世人对忠奸明如镜。

严兰贞      (旁唱) 想不到世人对祖父这般恨。

曾  荣       (旁唱) 爹爹啊!

严兰贞      (旁唱) 祖父啊!

曾  荣       (旁唱) 你在天之灵可听见?

严兰贞      (旁唱) 你身居朝堂可风闻?

曾荣/兰贞  (齐唱) 这黎明百姓口吐真言。

曾  荣         嗄! (抹泪)

严兰贞        啊,啊啊啊,敢问这位少年,你因何伤心流泪?

曾  荣         哦…  小生是为岳元帅含冤而死伤心流泪。

严兰贞       你在这庙中…   

曾  荣        扫地,做杂事。空闲之时,在庙门口摆摊卖字卖画。

严兰贞      哦…

飘  香       你既是打杂的,就麻烦将这香点上,我家公子要祭奠岳元帅。

曾  荣       是。 (放下扫把,点上香,递给飘香,径自退出门,在书画摊桌

                上写字)

飘  香       小… 哦,公子,给。 (递香给严兰贞)

严兰贞    (接过香)

               (唱) 手捧香,祭忠魂。(跪下)

                           一求元帅在天之灵,

                            感召奴祖父爹爹,

                            多有善举少行恶;

                            二求元帅在天之灵,

                             保佑严府平安无事;

                             三求元帅助奴兰贞——

                            遇到那,那画荷之人。 (拜了几拜,把香给飘香,起身)

               【飘香插上香。

                【书画摊前来了几个人,在看曾荣写字。其中有一位书生模样的

                 人和两个家丁模样的人。

书  生        好书法,好书法!

严兰贞      莫非是那位打杂的少年在写字?飘香,咱二人一齐去看看。

飘  香       是。

               【主仆二人走出庙门。          

书  生      (放一锭银子在桌上)这一幅我要了。

曾  荣       这位贤友,一幅书画一百文足矣。 (欲还银子)

书  生      (推回) 贤友书法苍劲有力,一两银子不算贵,快快收起。

曾  荣       如此多谢贤友! (欲收起银子)

家丁甲      且等。我家老爷有令,凡是在此处摆摊的人都要交摆摊费,一天

                一两。拿来。(抢过银子)

曾  荣        你…

家丁乙     (拿起书法看) 还敢写“严”字,该当何罪?

家丁甲      这还得了?走,到县衙去。 (抓住曾荣的衣领)

               【曾荣挣扎。

围观人     (窃窃私语) 真是无法无天。嗐!什么世道啊! (摇摇头,下)

严兰贞       住手!

家丁甲     (放下曾荣,露出挑衅的神色) 呵呵,何方狂徒,敢在这里多管

                 闲事?

严兰贞      休问本公子是何方人氏,我且问你,你是谁家的奴才,竟敢光天

                 化日之下仗势欺人?

家丁乙      我说出来你会惊破胆。

严兰贞       哦,不妨说来听听。

家丁甲       听好了。我家老爷乃是两浙盐政鄢懋卿鄢大人。

严兰贞       哈哈哈!我道是什么大官,原来是他。

家丁甲     (将家丁乙拉到一旁悄悄说) 这个人好像有点来头,咱二人还是

                 不要得罪他。

家丁乙       没错,没错。

严兰贞      还不给我滚!

家丁甲乙   是,是。 (欲下)

飘  香        且等。银子放下。

家丁甲      哦,哦。 (乖乖放下银子,挥手让家丁乙一起悻悻然下)    

曾  荣       多谢公子仗义解围,小生感激不尽。

严兰贞      区区小事…

飘  香      (抢话)吔,既有感激之心,可否图画一张,送给我家公子?

曾  荣        自然,自然。不知公子喜爱什么画?

严兰贞      我…

飘  香      (又抢话)我家公子最爱荷花。

曾  荣        好,小生就画荷花。 (铺纸,作画)

严兰贞     (旁白) 飘香,你竟敢自作主张?

飘  香       (旁白) 小姐你难道看不出,小婢是为了你才向他索要字画的?

严兰贞     (点了一下飘香的额头) 真拿你没办法。

               【飘香调皮地吐了吐舌。主仆二人观看曾荣作画。

严兰贞       这也奇啊!

                (旁唱) 观此画,暗心惊,

              使笔运墨何相似,

              两画似出一人手。

              莫非他…

              奴定要问个究竟。

   香     小… 哦,公子,这真是奇… (被兰贞踩了一脚) 哦,奇才啊

曾  荣      不敢当,不敢当。 (递画给严兰贞)

严兰贞    (接画,看画点头) 多谢少年! (把画递给飘香)

              【飘香接画,卷起。

严兰贞     请问少年,尊姓大名?家住何方?

曾  荣      公子!

              (唱) 小生姓张单名荣,

                          落魄江湖庙为家。

严兰贞     少年!

               (接唱) 我见你,

                              书画精湛貌不俗,

                              流落江湖太惋惜。

                              何不进取求功名,

                              施展宏才效朝廷?  

曾  荣       嗄,一言难尽啊!

              (唱) 心曲千万端,

                          未语先自悲。

                           叹如今,

                           权臣当道贤者隐,

                           严家父子霸朝野。

                           读书之人入仕难,

                           无奈只好求清闲。

飘  香       你敢骂…

严兰贞     小奴才,不得无礼。

飘  香       是,是。

严兰贞     哎呀!

              (旁唱) 才喜萍水相逢遇知音,

                             欲把千言万语来吐倾。

                             谁料到,

                             他似乎痛恨祖父爹爹,

                             兰贞话到口边又咽下。

               【这期间曾荣在收拾笔墨纸砚。

曾  荣       公子,时已不早,我该进庙去帮忙师傅了。小生告辞了。

严兰贞      请便吧!

              【曾荣进庙,欲下,又回头。

曾  荣       请问公子贵姓?

严兰贞      噢… 鄙人姓陆。

曾  荣       陆公子后会有期!请了!

严兰贞      请了!

              【曾荣转身离去。严兰贞还呆站着。曾荣转身又行了次拱手礼,方

               下。

后  台      (伴唱) 欲去还返约后期,

                               相见时难别亦难。

飘  香       小姐,他走了,咱们也得走了。

严兰贞      哦,是是是,前面带路。

飘  香       是。

严兰贞      且慢。还有一事。

飘  香        小姐,还有乜事呢?

严兰贞       奴须向鄢懋卿大人修书一封,让他多多关照张公子。

飘  香        有理,有理,快快写来。(铺纸)

               【严兰贞奋笔疾书,折好。

严兰贞      飘香,带路鄢府。

飘  香       是。

               【主仆二人下。            

——幕落——

 

第四场  姻缘成就

              【幕启。鄢懋卿府内,鄢懋卿手拿扇子坐着,不时用扇子敲敲脑

                袋,蓦地起身。

鄢懋卿      嗐!

               (念白) 自古做官有诀窍,

                              会逢迎,会巴结,

                              方能保住一官位。

                              三分心思在政事,

                             七分心思揣上意。

                             揣中上意仕途通,              

                            否则乌纱保不住。

             (夹白)下官鄢懋卿,总理两浙盐政,也算威风。可是不敢掉以轻

              心,仍要时时揣摩严相爷的喜好。否则,不知哪一日,我头上的这

             个乌纱帽就会掉下来。嗐!

             (接唱) 金银珠宝已过时,

             山珍海味不稀奇。

              想破脑袋苦无计,

              不知该献什么宝?

一仆人    (上)禀老爷,有人送来书信一封。

鄢懋卿      呈上。

               【家丁递上信。

鄢懋卿     (读信) 严兰贞问鄢伯伯安!今有一事相求,岳王庙前有一卖画

                书生,请鄢伯伯多多关照!兰贞侄女叩拜!  (自言自语)东楼兄

                的千金兰贞侄女到杭州来了? (问家丁) 送信的人呢?

仆  人        已经离去。

鄢懋卿       这信上什么意思?莫非… 一定是,一定是。哎呀,我欢喜啊!

                 (唱) 方愁无计表孝心,

           忽来书信驱愁云。

           计上心头喜不胜,

          速命家丁请贵客。

             (白)来啊!
 
仆   人      奴才在。
 
鄢懋卿     吩咐家丁,将岳王庙前那个卖画书生请回府。
 
仆  人      是。(下)
 
鄢懋卿     本官得好好准备迎接贵客。(坐下)
 
               【家丁拉着曾荣上。
 
曾  荣       哎呀!
 
              (唱) 刚逃虎口又入狼窝,

        壮起胆子见机行事。

家  丁       禀老爷,人请回来了。

鄢懋卿    (起身,端详)

              (旁唱) 见此生,

           风度翩翩人一表,

          难怪小姐会倾心。

               (挥手示意家丁退下)

家  丁       是。 (下)

鄢懋卿     公子这边请坐!

曾  荣       谢大人!

鄢懋卿     请问公子姓乜名乜,家住何方?

曾  荣     (起身) 大人容禀!

              (唱) 鄙人姓张单名荣,

         祖籍本是淮扬地。

鄢懋卿     哦,公子是淮扬人氏。

曾  荣       是啊。

鄢懋卿     不知父母健在否?因何来到杭州?

曾  荣       嗄!

              (接唱) 可怜父母双双亡,

            无奈杭州来投亲。

            谁料投亲亲不遇,

           只好暂居岳王庙。   

鄢懋卿    (起身)哦,原来如此。看你举止大方,谈吐优雅,定是官宦之

                后?

曾  荣      非也!

             (唱) 我家三代皆布衣,          

        祖父执教于蒙馆,

         父亲平素爱书画,

         耳濡目染学皮毛。

鄢懋卿      如此说来,公子也算书香一脉了。

曾  荣       不敢当,不敢当。           

鄢懋卿     本官膝下无子,见你仪表不俗,十分喜爱,意欲收为螟蛉义子,

                不知意下如何?

曾  荣       哎呀,不可不可。大人!

               (唱) 鄙人乃是一介平民,

          岂敢攀附鄢府高门?

鄢懋卿     哼—— 莫非你另有隐情?

曾  荣      不不不。鄙人乃是寒门之后,只怕难登大雅之堂,并无甚乜隐情。

鄢懋卿     既如此,从今以后你就改名鄢荣,称本官为父。

曾  荣    (旁白)这… 这要如何是好?… 唉,罢了,料也难以推托,不如暂

               且答应就是。

鄢懋卿     答应否?

曾  荣       哦,鄙人答应就是。

鄢懋卿     好好好。鄢荣我儿!

曾  荣      (怯怯) 爹…爹!

鄢懋卿      哈哈哈!

              【灯暗,灯又亮。舞台右侧严兰贞闺房,严兰贞对着两幅独荷图发

               呆。

后  台      (伴唱) 西湖一行不为西湖醉,

                             偏为伊人带了相思归。

严兰贞    (唱) 独对丹青千百回,

                          心潮澎湃意恍恍。

                          何时借得神来笔,

                          移向庭前并蒂开。 (将两张图并在一起观看)

              【飘香从右侧上,假咳了一声。严兰贞慌忙放下手。

飘  香      先前只有一幅独荷图,小姐已经魂不守舍了;如今有两幅独荷图,

               小姐更加茶饭不思了。     

严兰贞     飘香,你若闲着没事,到花园花儿摘一些上楼来。

飘  香       吔,真花哪有假花美?小姐你还是仔细欣赏这两幅独荷图吧。

严兰贞     贱婢,你敢取笑! (追着飘香下楼,从舞台右侧下)

             【灯暗,灯又亮。严府客厅景。

玲  珠    (内)小姐,一齐走吔。

赵婉贞    (内)嗯。

             【赵婉贞与丫鬟玲珠从左侧上。

赵婉贞     (唱) 听奴爹爹笑说起,

                           兰贞姐姐有喜事。

                           婉贞奴迫不及待,

                          穿过小门到严府,

                          急把喜讯报姐姐,

                          急把喜讯报姐姐。

              (进严府) 兰贞姐姐,兰贞姐姐。

               【严兰贞与飘香上。

严兰贞     婉贞妹妹。不知妹妹今日到此乃因何事?

赵婉贞     妹妹来向姐姐道喜。

严兰贞     妹妹这话怎讲?姐姐哪有甚乜喜事?

赵婉贞     听奴爹爹说,严相爷已经答允,将鄢懋卿大人的公子鄢荣许配姐

               姐你。

严兰贞     此话当真?

玲  珠       千真万确,小婢也亲耳听到。 

严兰贞     竟有此事?

严世蕃    (上)哈哈哈!

婉贞/玲珠   见过严伯伯 (/严老爷)。

严世蕃       免。(坐下)

严兰贞       爹爹,方才听婉贞妹妹说,祖父将奴许配给鄢公子鄢荣,此事当

                 真?

严世蕃     当真,自然当真,为父正要来告知此事。

严兰贞     爹爹,女儿与鄢公子素不相识,此事女儿不能答应。(撒娇)

严世蕃     儿啊,你听为父道来。(起身)

              (唱) 婚姻大事父母作主,

                         岂容儿你自作主张?

                         况且你祖父——

                         看中鄢荣自有道理。

                         当今圣上酷爱翰墨,

                         闻说鄢荣书画不凡,

                        若能招他,招他为婿,

                        对咱严家也有用处。

严兰贞      爹爹,女儿还是不能答应。女儿早就说过,若要为女儿选婿,女

                 儿必须先见其人,再试其才。二者均满意方可,否则,女儿情愿

                 终身不嫁。(赌气)

严世蕃      哎呀,真拿你没办法。好啦,好啦。为父已经请鄢公子登门拜

                 会,即刻就到。你先到里间去,暗中察看,到时为父唤你传话出

                 来。

严兰贞      多谢爹爹!婉贞妹妹,你与我一同进内,帮忙参谋参谋。

赵婉贞      是。

【兰贞、飘香、婉贞、玲珠一同下。

世蕃      这孩子,平时被老夫宠坏了,唉。(坐下)
 
鄢懋卿     (内) 儿啊,快走。 (拉着曾荣上)
 
曾  荣       哎呀!

              (旁唱) 认贼作父已懊悔,

                            仇人之女怎结亲?

                            一波未平又一波,

                            我好似,

                           虎口羔羊网中鱼,

                          苦苦挣扎难脱身。

                          血海深仇尚未报,

                          强作精神来周旋。

                          意悬悬,步沉沉,

                          举足犹如重千斤。

懋卿     哎呀,你走快点。严家门第何等高贵,人家想攀都攀不上,你怎
 
               么反而愁眉苦脸呢?
 
曾  荣      孩儿不想高攀。

鄢懋卿     那好,你要是不怕得罪严丞相,你走,自己回府去。(生气)

曾  荣      这… (忙陪笑)爹爹息怒息怒,孩儿生性孤僻,只怕难以应付这

               豪门望族,故此…

鄢懋卿      吔,有为父陪伴,你怕什么。快走快走。(拉着曾荣进严府)东

                 楼兄,我等来迟了,多多包涵!鄢荣我儿,快快拜见严伯伯。

曾  荣       是。小…小侄拜见严伯伯!

严世蕃     (起身)鄢贤侄果然相貌堂堂,快快请起,快快请起。(示意鄢

                懋卿父子) 一同入座。

鄢懋卿      东楼兄请!

              【三人入座。

严世蕃      飘香,上茶。

飘  香      来了。(端茶上,斟茶,看到曾荣又惊又喜)(旁白)怎么是他?

               奴婢快快报与小姐知道。 (急下)

严世蕃     懋卿兄,贤侄与小女之事,相父与老夫都已同意,只是兰贞我儿

                还有一些话要亲自问贤侄,方肯答应婚事。

鄢懋卿      应该,应该。

曾  荣       哦—— (起身)

              (旁唱) 听罢此言心存侥幸,

                            盼贼女不悦白衣人。 (复坐下)

              【兰贞、飘香、婉贞、玲珠一同上,偷看曾荣。

严兰贞     (大喜)果然是他,果然是他。

赵婉贞      姐姐,你见过他?

严兰贞      是。只是,他为何成了鄢家公子?

赵婉贞      听奴爹爹说,他是鄢懋卿大人最近才认的义子。

严兰贞      原来如此。

严世蕃      鄢贤侄,可否让兰贞我儿传话出来?

曾  荣        且慢,小侄还有几句话要讲,不知可否?

严世蕃      但说无妨。

曾  荣      小侄乃是鄢家螟蛉,并非亲生;实则一介布衣,出身贫寒。与小姐

                恐难相配,望严伯伯三思三思,免得日后生悔。

               【鄢懋卿用手指着曾荣,气得无声责骂。

严世蕃      吔,贤侄过谦了!既是相父看中之人,料定必有出类拔萃之处,

                安能配不上兰贞我儿呢?

曾  荣       这…

严兰贞      哈哈哈嘻!

              (旁唱) 果然是——

                             天生傲骨雪里梅,

                             不媚权贵攀豪门;

                             心襟坦荡性高洁,

                            世间难得真君子。

                            看来兰贞奴——

                            近日相思非枉然。

严世蕃      好了好了,老夫即刻唤兰贞我儿传话出来。(向内)兰贞我儿,

                有甚乜话要问,快快传出来。

严兰贞      是,爹爹。飘香,吔—— (附耳低语)

飘  香       是。 (出外间)公子,我家小姐说,她只重才情,不看门第。

曾  荣       这… 哦,烦姑娘转告你家小姐,小生素性淡泊,只愿与寒梅野鹤

                为伴,恐与小姐难以共语。

              【飘香跑回里间,兰贞交待什么,飘香站到门口里外传话。

飘  香       我家小姐说,她愿将心事托梅花。

曾  荣       凭花无语枉自嗟。

飘  香      今欲向花通一语。

曾  荣       奈何花心飞天涯。

严兰贞     花心何不落我家? (走出外间)

曾  荣     (看到严兰贞,先是一怔,继而大喜,起身迎上去)你是陆…

严兰贞    (含羞)是。

曾  荣       哦—— 小姐!

              【二人四目相对。

              【赵婉贞也要往外跑,被玲珠拉住。

玲  珠     (对赵婉贞) 小姐,你要出去做什么?

             【赵婉贞羞得跑下,玲珠跟着下。

飘  香      好了好了,鄢公子上前拜见岳父大人吧。

             【飘香猛然一推,曾荣就势跪到严世蕃面前。严兰贞和飘香掩口偷

               笑。

世蕃/懋卿   (齐声)哈哈哈…

——幕落——

 

第五场  兰贞盘夫

           【幕启。舞台右侧,曾荣、严兰贞新房。洞房花烛夜,严兰贞含羞坐

              在床沿,曾荣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舞台左侧是书房,书房有     

               窗。

严兰贞    (唱)人言新婚如蜜甜,

                          奴心却似蜜拌糖。

                          从今但与鄢郎他,

                          明月清风共花前。

曾  荣      (起身)哎唉!

               (唱)人言新婚如蜜甜,

                          我心却似黄连苦。

                         悔不该一时忘情允了婚,

                        曾荣我愧对爹爹愧对天。

              【谯鼓声响了两下。

曾  荣      唉!

             (接唱) 谯楼更鼓催得紧,

                            仇人之女在眼前,

                           岂能同她共枕眠?

                          岂能同她共枕眠?

               (夹白) 现要如何是好? (思忖) 是了!

               (接唱) 待我——

                              假意秉烛来夜读。 (坐下读书)

严兰贞    (起身)

               (唱) 只见他,

                          双眉紧锁带愁容,

                          手执书卷无一言。

                          莫不是,

                          他对祖父爹爹存成见,

                          恨屋及乌也把兰贞嫌?

              (夹白) 是了。

             (接唱) 常言道心诚金石开,

                            润物还需细雨绵绵。

              【曾荣打起哈欠。

严兰贞     官人,你既已困乏,不如早些安歇。

曾  荣     (起身)

              (旁唱) 她那里情意绵绵,

                             我这里满腔愤慨。

                            她寄语梅花托终身,

                            我偏要她独守空房。

               (白)那好,小生就不陪了。(欲下楼)

严兰贞     官人,你要何往?      

曾  荣      去书房安歇。

严兰贞     新婚之夜,你要去书房安歇?

曾  荣       正是。告辞了! (下楼到书房,来回踱步)

严兰贞     官人,官人… (一阵眩晕)嗄!

              (唱) 为甚乜?为甚乜?

                         原指望,新婚之夜如鱼水;

                         谁料到,夫妻陌路似冤家。

            (夹白) 这其中必有缘故。

             (接唱) 待奴下楼问个明白,

                            官人为何恨我兰贞?

               (下楼,进书房)官人。

曾  荣       你来作乜?

严兰贞     官人,奴见你愁眉不展,莫非有甚乜心事?

曾  荣       这… 吔,人人都有心事,小生安能例外?

严兰贞     能否告知为妻?

曾  荣       不,不能。

              (唱) 小生心事如山重,

                         岂能轻易诉与人?

严兰贞      这… 容为妻猜猜如何?

曾  荣       要猜随你自便。

严兰贞      那好,待为妻猜来。官人!

              (唱) 奴见你终日忧闷,

                         莫非是,

                        未向蟾宫折桂枝?

曾  荣      哼!

              (接唱) 我读诗书为求学,

                             岂为那区区官禄?

严兰贞     (唱) 莫非是,

                            离家日久思乡切,

                           一日愁怀十二时?

曾  荣      (接唱) 男儿应有四方志,

                              何须挂虑家乡事?

严兰贞      这…

               (唱) 莫非是,

                           嫌奴兰贞容貌丑,

                           难配官人大才子?

曾  荣       夫妻岂能以容貌相论?何况严小姐美如西施。

严兰贞     官人取笑了! (旁白)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到底是为了甚乜

                呢?(略思忖)是了!

               (唱) 莫非是嫌我严府侯门深,

                          困了你孤云野鹤淡泊志?

曾  荣       久入鲍鱼之肆,早就不闻其臭,还谈甚乜淡泊? (径自走到窗旁

                看窗外)

严兰贞      你… (看看窗外,点点头,走到丈夫身旁) 官人,你看天上半轮

                新月…

曾  荣     (没好气) 浮云遮掩,一片朦胧。

严兰贞      那它旁边的星星如何呢?

曾  荣       月色昏暗,星光暗淡。

严兰贞     奴看这月亮和星星,恰似官人与为妻。

曾  荣       这话怎讲?

严兰贞     官人啊!

               (唱) 官人好比天上月,

                          为妻却似月边星。

                         月若亮来星也明,

                         为甚乜,月儿若现又若隐?

                         月若暗来星也昏,

                        为甚乜,孤星追月独飘零? (暗自神伤)

后  台      (伴唱) 啊…啊…

                              天上月,月边星,

                              何时玉宇能澄清,

                              星月同辉映,

                              不负有情人?

严兰贞       官人!

               (唱) 官人若有千斤担,

                          为妻愿分五百斤。

                         君有何等为难事,

                         快把真情告为妻。

曾  荣        哦——

               (旁唱) 我只道奸贼生恶女,

                              谁知他父女两样人。

                             有道是荒田生稗草,

                             谁知道沙土拌黄金?

                             兰贞对我真意真情,

                             我岂可负她一片心。

               (轻唤) 贤妻!

严兰贞      官人!

曾  荣      (唱)你道我是何方人氏?

严兰贞      官人是杭州人氏。

曾  荣       非也!

               (接唱) 我家不在…

                              不在钱塘在南京。

严兰贞      哦,原来官人是南京人氏。

曾  荣     (点头)

               (唱)不姓张来本姓…

严兰贞      本姓甚乜呢?

曾  荣       本姓… (旁白)不能说,不能说。

               (旁唱)  常言道,

                               逢人只说三分话,

                               不可全抛一片心。

                               画龙画虎难画骨,

                              知人知面难知心。

                              休与贼女再费舌,

                              免得大意留祸根。

              (径自下)

严兰贞     官人,官人… (颓然坐在椅子上)

              【灯暗,兰贞下。

              【灯又亮。几日后。舞台左侧仍是书房,书房桌上放着曾家祖传匕

                首。舞台右侧换成曾荣和严兰贞家的客厅。严兰贞在客厅里对着

                两幅独荷图发呆。飘香引领严世蕃上。

飘  香       老爷,这边请!

严世蕃      女儿女婿成婚之后,搬到这乌衣巷来住,已有数日不见。今日正

                好路过,来看看二人小日子过得怎样。

               【二人进客厅。

飘  香       小姐,老爷来了。 (下)

严兰贞     (忙卷起画)哦,爹爹来了。女儿拜见爹爹!

严世蕃      我儿免礼。(仔细端详女儿,惊叫)儿啊,几日不见,你为何变

                成这般模样?新婚蜜月,过得不开心吗?

严兰贞      不,托爹爹之福,女儿凡事顺心。(转换话题)哦,爹爹请坐!

               【父女俩坐下。

飘  香      (端茶上,递茶) 老爷请用茶!  

严世蕃      姑爷呢?

飘  香       在书房读书。

严兰贞      飘香,去唤他过来拜见爹爹。

严世蕃      不必了,不必打扰他读书。

飘  香       是,奴婢先告退。(下)

严世蕃      我儿,你手中拿的是…

严兰贞      哦,是两幅画。

严世蕃      让为父看看。

严兰贞      爹爹不看也罢。

严世蕃      吔,什么画这般宝贝?为父偏要一观。(放下茶杯,起身)拿来

                 吧。

严兰贞     (起身)哪里是什么宝贝?爹爹你要看就看吧。(递上一幅)

严世蕃     (展开画) 咦,这幅画怎么在你这里?

严兰贞      哦,女儿有一日去找爹爹,偶然发现桌上有这张画,女儿十分喜

                 爱,顺手带回房去赏玩,未及告诉爹爹您。(撒娇)

严世蕃      哎呀,这幅画怎能拿去赏玩?你可知道这是谁画的画?

严兰贞      女儿不知。

严世蕃      此乃罪臣曾铣之子曾荣所画!

严兰贞      啊—— (惊得一大趔趄,跌坐到椅子上)

严世蕃      我儿,你因何如此?

严兰贞      哦,女儿无知,竟将罪臣之子所画的画拿来赏玩,万一惹祸,女

                儿担待不起,故此…故此十分害怕。

严世蕃      罪臣一党俱已斩首,谅也无妨,我儿不必害怕。(看到另一幅)

                 这一幅又是什么呢? (展开,与前一幅对比)啊,为何这两幅画

                如此相似? 我儿,这幅画又是谁人所作?

严兰贞    (胆怯)这… (假装镇静)哦,这幅画乃是女儿临摹的。(忙卷

                起画)

严世蕃      哦,原来如此。

严兰贞     (撒娇)爹爹初次到女儿家,待女儿吩咐飘香,准备酒席。爹爹

                 您看好吗?

严世蕃      不必了,为父还有公务在身,不便久留。为父告辞了!

严兰贞      送过爹爹。

               【严世蕃下。          

严兰贞      哎呀!

(唱) 听罢爹爹一番话,

            惊得兰贞冷汗涔。

            原来冤家他——

            不姓张来本姓曾,

            家门不幸父惨死,

            难怪他终日烦闷,

            阴阳怪气难捉摸。

严兰贞     (拿起两幅画,小跑到书房) 官人,你快快出来。

曾  荣      (上)你又到此作乜?

严兰贞      给你看一样东西。

曾  荣       不看也罢。

严兰贞     你还是看一眼吧。(展开两幅画)你看这是什么?

曾  荣     (大惊) 啊,你怎么有两幅独荷图?

严兰贞     这倒要问你。(放下画)

曾  荣      我…我哪里知道?

严兰贞    (拿起桌上的匕首,念) 曾——  你还想隐瞒甚乜?你不是姓张乃

                是姓曾。

曾  荣      嗄,你怎么知道的?(顿一下)哈哈哈… 没错,小生就是三边总

               制曾铣之子曾荣。

              【严兰贞忙示意曾荣小点声,门前窗后看看有没有人。

严兰贞     官人,你既是曾家之子,又何以成为鄢家螟蛉呢?

曾  荣       嗄,一言难尽啊!

               (唱) 爹爹本是三边总制,

          赤胆忠心报效朝廷。

          可恨贼严嵩谎奏本,

          害我曾家满门抄斩。

          曾荣有幸逃一命,

          前往杭州去投亲。

          怎料投亲亲不遇,

          只好暂居岳王庙。  

          鄢贼强逼作螟蛉,

          无奈暂且来周旋。

严兰贞       哦——
 
                 (唱) 听罢此言心骇然。

           原来他有山样冤仇海样恨,

          难怪他待奴兰贞冷若冰霜,

          难怪他几番盘问不说实情。

(白) 祖父、爹爹,你二人做的好事啊!(痛苦片刻,继续)是

 了,官人,你与我家既有不共戴天之仇,因何又答应婚事了呢?

曾  荣        一时糊涂,后悔不及。只好委曲求全,等待时机,报仇雪恨。

严兰贞      你要找奴祖父、爹爹报仇?

曾  荣       曾家遭此大难,都是严嵩父子所害。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严兰贞      你难道不怕奴去向祖父、爹爹报讯吗?

曾  荣       哈哈哈… 怕?我要是怕,就不进严府这恶臭之门了。

严兰贞      你… 好,你不怕,奴这就向祖父、爹爹报讯去。

曾  荣       由你自便。

               【气得严兰贞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又停下脚。

严兰贞      不可,不可。哎呀!

                (唱) 如若鲁莽报讯去,

           冤家一命定休矣。

            如若替他瞒真情,

            祖父爹爹陷危境。

            两边生死要奴定,

            好比阎王兰贞做。

(白) 这要如何是好?(左右为难) 罢了。

(接唱) 岳王庙前那一幕,

               祖父作恶惹民怨。

               善恶到头终有报,

               兰贞力微难回天。

               官人本是忠良后,

               能救不救良心违。

               善恶忠奸须分明,

               待奴兰贞表心迹。 

              (白)官人,兰贞虽为严家女,善恶忠奸还能辨清,为妻决不向祖

               父、爹爹透露真情。

曾  荣     (意外)你…此话当真?

严兰贞     官人若是不信,为妻可对天发誓! (跪下) 苍天在上…

曾  荣      不必不必了。(扶起兰贞)贤妻一片真心,曾荣知道了。曾荣近日

               所行愚鲁,望贤妻恕罪!

严兰贞     官人!

曾  荣       贤妻!

              【二人相拥,甜蜜哭泣。

——幕落——

 

第六场  偶获贼证

             【幕启。曾荣和严兰贞家后花园,夫妻二人牵手上,共赏美景。

后  台     (伴唱) 雨后天晴心欢畅,

                             夫妻结伴游花园。

                            花间双碟翩翩舞,

                            人间爱侣笑不语。

                            清澈池塘照双影,

                            只羡鸳鸯不羡仙。

飘  香     (手拿请柬上)小姐,严管家送来请柬,说今日是老爷寿诞,请姑

               爷与小姐回府赴宴。

严兰贞    (接过请柬) 奴怎么将这事忘记了。官人,你说咱们去还是不

               去?

曾  荣       你父亲过寿,不去恐怕不好吧。

严兰贞     这倒也是。只是为妻担心,万一官人席间贪杯露出破绽,那就坏

                了。

曾  荣       既如此,学生就不去了,贤妻你独自去吧。

严兰贞      不,还是官人你去,为妻留在家中。

曾  荣       贤妻你不去,学生去做乜?

               【飘香偷笑。

严兰贞     官人你听我说,你独自前往,爹爹若问起奴家,你就说奴家身体

               不适,不能同往,你也需及早回家照顾,爹爹必然见谅。

曾  荣      还是贤妻想得周到。

严兰贞     飘香,去吩咐轿夫备轿。

飘  香       是。 (下)

严兰贞     官人,你到了爹爹家,须要处处小心。

曾  荣       学生晓之。

严兰贞     少喝酒,少说话。

曾  荣      是是是。

严兰贞     还有…

曾  荣      早点回家,是不是?

严兰贞    (含羞)官人你!

曾  荣       哈哈哈…

严兰贞     待为妻替官人更衣去吧。

曾  荣       好。贤妻请!

              【二人相偎相依下。灯暗。

              【灯又亮。严府客厅,严世蕃坐着,严管家侍立一旁。鼓乐声中,

                各路官员纷纷前来祝寿。

官员们      卑职拜见严大人!祝严大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跪下)

严世蕃      各位大人请起,花厅用茶。

官员们      谢严大人! (递上贺礼,下)

               【严管家收贺礼。

               【赵婉贞和玲珠上,玲珠手捧礼物。

赵婉贞      侄女拜见严伯伯!祝严伯伯仕途亨通,长命百岁!

               【玲珠一同行礼。

严世蕃       好好好,借侄女吉言。严管家,收起礼物。

严管家       是。 (接过礼物,放到一旁)

赵婉贞      严伯伯,兰贞姐姐与鄢姐夫回府了吗?

严世蕃      尚未回府。汝等先进内等候。

赵婉贞      是。 (与玲珠一起下)

严世蕃      这也奇了,兰贞我儿与姑爷怎么还未回府?严管家,你送去请柬

                 之时,小姐可有乜话吩咐?

严管家       禀老爷,小的送去请柬,是飘香所收,小的不曾见到小姐。

严世蕃       哦,也许是有乜事耽搁了。罢了,严管家,你先把这些礼单送去

                  表本楼。

严管家       是。 (拿着礼单从左侧下)

曾  荣      (内)报,姑爷回府!

严世蕃      说曹操曹操到。快快有请!

曾  荣     (内)来了。 (携礼物上) 小婿拜见岳父! (跪下)

严世蕃      贤婿免礼!

               【曾荣起身。

严世蕃      啊,啊啊啊,为何不见兰贞我儿?

曾  荣       哦,娘子身体不适,故此小婿单独前来,望岳父见谅!

严世蕃     既如此,无妨无妨。(起身)贤婿,时已不早,快快随老夫一同

               入席。

曾  荣      小婿遵命。

              【二人从右侧下。灯暗。

              【灯又亮。舞台左侧放一桌(桌上放礼单和密件),代表严府的表

                本楼,楼前有一牌,上书“闲人莫入”。舞台右侧放一张椅子。

官员们    (内) 新姑爷再请酒!

曾  荣      (内) 各位大人见谅!小生实在不能再饮了。(作呕)

严世蕃     (内) 怎么这么没用,还没喝就醉了。严管家,扶姑爷到书房安

                歇。

严管家     (内) 是。姑爷这边请!(搀着曾荣上,让他坐到椅子上)姑

                 爷,小的还得去招待客人,你就在此安歇片时。

曾  荣      (醉意朦胧)小生知道了,去吧。

               【严管家下。曾荣起身左右看看。

曾  荣       哎唉!

              (唱) 席间假作醉沉沉,

        怕的是,

        酒入愁肠招祸灾。(顿一下,继续)

        猛然记起娘子她,

        临行之前细叮咛,

        要我及早回家莫耽延,

        不如就此悄悄出严府。 

            (出书房,走几步又停下) 若从大门出去,恐怕又被留住,不妨从

            后花园回家。 (绕场,进花园)

 

           (唱) 花园一片好景色,

     长松翠柏碧深深。

     怎奈无心来欣赏,

     一路行来寻后门。

           (夹白) 怎么不见后门呢? (继续找,过小桥)

           (接唱) 步过小桥往前行,

 

                          忽见一座环洞门。

                          门前立有一块牌,

                          牌上赫然四个字。

           (夹白) “闲人莫入!”听说严府有座表本楼,是严嵩父子藏放私人物

             件所在,不许闲人擅入,擅入者一律斩首。莫非这就是表本楼?

           (接唱) 曾荣不由暗沉吟,

       莫非此是表本楼?

       严嵩父子野心大,

      楼中或有机密存。

      若能觅得贼凭证,

      爹爹冤仇可望报。

           (欲进又缩脚) 且慢,且慢。

            (接唱) 我本虎口一余生,

         怎能又把险地临?

         还是转身把家回,

         免得贤妻她挂心。 

            (欲走还留) 不,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接唱) 错过良机悔一生。

        若能报得仇和恨,

        哪怕刀山与火海?

             (进内,翻看桌上的东西,念一份密件)俺答密件:“若得燕京,奠
 
               定王业,当与丞相平分天下。”哎呀老贼啊老贼,你父子私通俺
 
                答,而诬陷我爹爹,害我一家死得好惨!爹爹啊!(哭)
 
              【赵婉贞和玲珠上。
 
赵婉贞    (唱) 宴前闲游到花园,                          

        不慎失落鸳鸯帕。

        主仆二人又到此,

        低头俯身仔细寻。

             【二人不觉寻到表本楼前。
 
玲  珠    (发现手帕) 小姐小姐,手帕在这里。 (捡起,递给主人)
 
赵婉贞     哦,总算找到了。 (欢喜接过)
 
曾  荣      是了,我应该将这密件拿走,作为凭证去告严嵩老贼,爹爹之冤可
 
                望昭雪。 (收起密件,从桌后走出来时不小心碰掉了桌上的东
 
                西,弄出响声,连忙捡起,并把桌面整理整齐)
 
玲  珠       小姐,表本楼里好像有人?
 
赵婉贞      这表本楼乃是军机重地,何人胆敢进去?
 
玲  珠       吔,今日乃是严老爷寿辰,严府宾客众多,也许是有人不知就里
 
                走错了。
 
赵婉贞     说得有理。咱二人速速去叫他出来,免得生出祸端。
 
玲  珠       是。
 
               【主仆二人进,正好与匆忙出来的曾荣迎面碰上。
 
曾  荣       嗄——
 
玲  珠       原来是鄢姑爷。
 
赵婉贞      鄢姐夫,你怎么到这里来?
 
曾  荣       哦,小生不胜酒力,迷迷糊糊走到这里来。
 
赵婉贞      快快离开此地,此乃严府军机重地,擅入者斩。
 
曾  荣      (假装吃惊)啊——
 
玲  珠       快走啊。

曾  荣       是是是。

              【三人刚要从舞台右侧下…

严世蕃    (内) 严管家,带各位大人花园散步。

严管家    (内应) 是。各位大人请!

赵婉贞      哎呀坏了!万一遇到严管家,他必定生疑。这要如何是好?

玲  珠     小姐,不如从花园后门出去,到咱府中去暂避一时,随后再送他过

               来。

赵婉贞     只好如此了。玲珠,快快带路。

玲  珠      是。鄢姑爷快走。 (拉着曾荣从左侧下)

              【赵婉贞跟着下。

——幕落——

 

第七场  兰贞索夫

              【幕启。严兰贞家客厅,桌上放着一件披风。严兰贞坐在桌旁做女

               红,没多会儿,她放下手中的活计,走到门口看看,摇摇头。

严兰贞      哎唉!

              (唱) 曾郎前往严府拜寿,

       他好比飞鸟投网罗。

       夜幕降临还未回,

       不由兰贞心担忧。

       若使他席间贪杯露根由,

       定然是凶多吉少命休矣。

       差遣飘香前探问,

       不见回报急煞人。

              (白) 曾郎去爹爹家拜寿,说好要及早回家,怎么还未转回?

飘  香     (内) 小姐。 (急上)小姐。

严兰贞     飘香,姑爷回来了没?

飘  香      严管家说,姑爷他喝醉了,在书房稍卧片时,酒醒之后自会回家。

严兰贞     你是说他喝醉了?

飘  香      是。 (自去理线)

严兰贞     哎呀!

              (旁唱) 闻听曾郎醉了酒,

           急得兰贞团团转。(走来走去)

           曾郎啊,你身临虎穴步步险,

           为甚乜,将奴叮咛抛耳边?         

             (白)  飘香。

飘  香      哎。 (继续理线)

严兰贞     哎呀,你此时还有心思理线。 (抢下飘香手中的线)

飘  香     (放下线,起身) 小姐,你因何如此?

严兰贞     奴… 哦,飘香,快快带领轿夫,前去迎接姑爷。

飘  香       是,奴婢这就去。 (欲下)

严兰贞      飘香,你吩咐轿夫,姑爷酒醉,不可高声说话,免得让他受惊。

飘  香       奴婢知道了。 (又欲下)

严兰贞      哎,飘香。

               【飘香转回。

严兰贞      天黑路滑,汝等带上灯笼,免得轿夫跌倒,摔了姑爷。

飘  香       是。(再次欲下)

严兰贞     是了,飘香再且等。(拿起桌上的披风)

飘  香       哎呀小姐,你还有乜事吩咐?

严兰贞      飘香,夜风甚凉,带上披风,免得…

飘  香       免得冻坏了姑爷。

严兰贞      贱婢,休要油嘴滑舌,快去。 (递过披风)

飘  香       是。(拿着披风下)

              【严兰贞又坐下做女红。谯楼更鼓响了两下。

严兰贞    (起身) 哎呀!

                (唱) 耳听谯鼓打二更,  

                            兰贞奴如坐针毡心难定。

                            莫非是,

                            曾郎酒后闯了祸,

                            越思越想越心惊。

              (白) 现要如何是好?

飘  香     (急上) 小姐,姑爷回来了没?

严兰贞      飘香,你这话问的也奇了,奴派你去接姑爷,你怎么反倒问起奴

                 来?

飘  香       小姐,小婢到了老爷那边,宴席早就散了,老爷已去安歇了。小

                婢向严管家说明来意,严管家说书房不见姑爷,想必已经回来

               了。

严兰贞     此话当真?

飘  香      小婢安敢妄言?

严兰贞     哎呀坏了!

              (唱) 道是曾郎已回来,

                         因何不见他踪影?

                         这其中——

                        其中必定有蹊跷。

            (夹白)爹爹啊爹爹!

            (接唱)爹爹你先无情来,

                          休怪女儿奴无义。

              (白) 嗄,飘香。

飘  香      小姐。

严兰贞     唤众姐妹出来。

飘  香      小姐,你要作乜?

严兰贞    (唱) 奴要亲自回严府,

                          亲自索回奴夫君。

飘  香       应该。小婢这就唤姐妹们出来。 (向内) 姐妹们快快出来!

众丫鬟    (上)小婢见过小姐。

严兰贞     汝等听着:本小姐要亲自回严府去迎接姑爷,汝等随奴一同前

                往。

众丫鬟     是。

              【飘香引领众丫鬟先下,严兰贞紧跟在后一起下。灯暗。

              【灯又亮,严府客厅。严管家急上,走到舞台另一侧向内禀报。

严管家     老爷,你快快出来!

严世蕃     (上)嗄,严管家,乜事如此慌张?

严管家      禀老爷,小姐回府。

严世蕃      三更半夜回来作乜?严管家,有请小姐!(坐下)

严管家      是。(向内喊) 有请小姐! (退到严世蕃身旁侍立)

严兰贞     (内应)来了。 (率领丫鬟浩浩荡荡上)

                (唱) 心慌意乱回娘家,

                           三步两步上厅堂。

                          但见爹爹端坐椅上,

                         兰贞也宜先礼后兵。

                (甩袖让众丫鬟先退下,自己再上前行礼) 拜见爹爹!

严世蕃      我儿免礼!一旁坐下。

严兰贞      谢爹爹! (坐下)

严世蕃      嗄,我儿,你深夜回府,不知有何要事?

严兰贞      爹爹,女儿来接官人回家。

严世蕃      怎么,姑爷还未回家?嗄,严管家,你不是说姑爷已经回去了

                 吗?

严管家      这… 奴才见姑爷不在府中,故此认为他已经回去了。

严兰贞      爹爹,你二人言语奇怪,莫非有乜事瞒着女儿?

严世蕃      哎呀,为父安有乜事瞒你?

严兰贞      既如此,快快唤官人出来。

严世蕃      哎呀,他若在府中,为父藏他作乜?

严兰贞      那好。严管家,取门薄过来。

严管家      是。(下去拿门薄,上来递给严兰贞)请小姐一观。

严兰贞    (接过,起身,急急翻) 爹爹你看,这进府栏内,鄢荣姑爷四个

                字写得清清楚楚。

严世蕃      是,贤婿他来过。

严兰贞      可是这出府栏内却无官人的名字,这要如何解释呢?

严世蕃      这…

严管家      莫非是看门之人一时疏忽,漏写了。

严世蕃      嗯,此言有理。

严兰贞      哼,你这奴才胡言乱语,姑爷若出去了焉能不回家?

严管家      这…

严兰贞     爹爹,你还是快快叫官人出来吧。

严世蕃     哎呀,他不在这里,你让为父怎么叫得出来?

严兰贞     爹爹,莫非你已把他害死?

严世蕃    (起身) 这是什么话?为父害他做乜?

严管家     小姐休要多心,安有老丈人害女婿的道理?

严兰贞     哼,爹爹一向容不得嫌烦之人,官人不善逢迎,定是今日酒席之

                上言语冲撞了爹爹,爹爹一怒之下就…

严世蕃      你你你… 唉!(气得说不出话)

严兰贞      哎呀爹爹啊爹爹!

                (唱) 人说虎毒不食子,          

                            你比虎狼还狠毒,

                            生生害了亲女婿,

                           怎叫兰贞不动怒?

                (白) 众姐妹上来。

丫鬟们     (内)来了。(上)听凭小姐吩咐。

严兰贞      府前府后仔细搜查,搜不到姑爷决不罢休。

丫鬟们      是。 (欲下)

严世蕃      且慢!哎呀逆女啊逆女!

               (唱) 你是爹爹生来爹爹养,

                           有了丈夫你把亲爹忘。

                           如此不孝之女世间稀,

                          悔我把你疼来把你爱。

               (白)我看谁敢放肆?

严兰贞      奴就敢!给我搜!

丫鬟们      是。 (下)搜搜搜。(上)禀小姐,不见姑爷。

严兰贞      唉!

              (唱) 看来曾郎定遭凶,  

                          兰贞独生有何趣?

                         不如索性闹到底,

                         也教爹爹难收场。

             (动手将桌上的东西都扫到地上,又进去拿起一个宝瓶出来,准备

               摔掉)

严世蕃     住手!这是万岁所赐的宝瓶,乃是稀世珍宝。

严兰贞     你知道这宝瓶是稀世珍宝,难道你不知官人他对于女儿来说也是

                稀世珍宝?官人已死,你这宝瓶也休想存留。 (举起来,重重摔

                下,碎成一地)

严世蕃      嗄,你!(动手欲打女儿)

严管家     (忙劝住)老爷息怒息怒!

严世蕃       嗐! (坐到一旁生闷气)

【严兰贞则坐到另一旁放声大哭,飘香忙过去安慰。

 【赵婉贞和玲珠上。

赵婉贞      (唱)耳听严府动静大,

                            方知姐姐来索夫。

                            假装过府来相劝,

                            意在领她见姐夫。

                  (进内,行礼) 侄女拜见严伯伯。

严世蕃        免。

赵婉贞       兰贞姐姐。

严兰贞      (起身,扑到婉贞怀中)婉贞妹妹,奴官人他… (又哭起来)

赵婉贞       姐姐且莫哭,随妹妹回府去消消气,然后回家去吧。

严世蕃       快走快走,在眼前教老夫心烦。

严兰贞       你… (指着父亲)

赵婉贞       姐姐,走吧。

玲  珠        是啊,兰贞小姐,先到我家小姐房中去安歇片时。

飘  香        小姐,去吧去吧。

严兰贞       也罢了。众姐妹,汝等先回家而去。(没精打采)

众丫鬟       是。(下)

严兰贞       婉贞妹妹,走吧。(心情沉重)

赵婉贞       是。玲珠,前面带路。

玲  珠       小婢遵命。 (下)

               【赵婉贞、严兰贞和飘香跟着下。

严世蕃      唉,生出这样的女儿有什么用?

严管家      老爷且莫生气,时已不早,进内安歇吧。

严世蕃      嗐!(气呼呼下)

              【严管家跟着下。

——幕落——

 

第八场  逼女另嫁

              【幕启,严兰贞家闺房景。严兰贞气呼呼上,曾荣跟在后面赔礼道

               歉。

曾  荣     贤妻,贤妻,你且莫气。

             【严兰贞哭起来。

曾  荣    (帮忙拭泪)贤妻,你且莫哭,莫哭。

严兰贞     冤家!

              (唱) 见冤家又是喜来又是气。

                         奴为你搜严府六亲不认,

                         奴为你得罪了堂上老父,

                        奴为你闹华堂怒摔宝瓶,

                        奴为你焦急把命拼,

                        冤家你——

                        你倒安安稳稳在赵府。

曾  荣      贤妻,为夫错了,害你担心了。

严兰贞     奴且问你,你因何跑到赵府去了呢?

曾  荣      说来话长。贤妻!

              (唱) 辞别贤妻到严府,

                          为夫安有饮酒心?

                          席间小饮即推醉,

                         避到书房独自留。

                         挂心贤妻急回家,

                         花园寻找小后门。

                         谁知后门未寻到,

                         双脚踏进一高楼。

严兰贞      莫非是表本楼?

曾  荣        正是。

严兰贞       哎呀,你怎么跑到那里去了?可曾遇到甚乜人?

曾  荣       (接唱) 婉贞主仆来花园,

                               急急把我叫出楼。

                              欲待重返回书房,

                             不料宾客来花园。

                             慌忙之中无去处,

                             随她主仆到赵府。

严兰贞      原来如此。多亏婉贞妹妹救了官人一命,咱夫妻二人改日再登门

                 拜谢去。

曾  荣       恐怕为夫不能陪贤妻你去了。

严兰贞    (紧张)这话怎讲?官人你要何往?

曾  荣       这… 哎唉!

              (旁唱) 见贤妻满脸憔悴泪未干,

                             曾荣我实不忍心告实情。

               (沉吟片刻)

              (接唱) 倘不把真情来相告,

                             愧对贤妻我心何安?

严兰贞      官人,你因何不言不语呢?

曾  荣     (从袖中取出俺答密件)贤妻你看,为夫从表本楼中发现了什么。

              (递过密件)

严兰贞    (念)俺答密件。(打开继续念)“若得燕京,奠定王业,当与丞

               相平分天下。” (大惊)哎呀祖父爹爹,你二人竟做出这等大逆不

              道之事。看来严家气数已尽,难有回天之力了。(把密件还给丈

              夫)

曾  荣     (收起密件)贤妻,今日为夫虽侥幸脱险,一旦你爹发现密件被

               盗,难免对我生疑。

严兰贞    凭官人之意…

曾  荣      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走为上策”。

严兰贞     官人你要离开奴家?

曾  荣      为夫也是迫于无奈啊!

严兰贞      哦—— (一阵眩晕)

曾  荣       贤妻仔细仔细。(扶妻子坐下)

严兰贞     官人!

               (唱)岳庙相逢心相仪,

                          慕君才华认知己。(起身)

                          银河无舟画作筏,

                        一幅丹青两情系。

                        诚心才换金石开,

                        谁知天妒有情人?

              (白)官人,奴不要你离开。

曾  荣     贤妻你听我说。贤妻啊!

             (唱)岳庙相逢心相仪,

        多蒙贤妻替救急。

         谁知我——

         不识儒生本裙钗,

         兰堂拒婚不领情。             

         新婚蜜月冷落妻,

         害妻独守空房暗哭啼。

          紧锁心扉对盘问,

          错把黄金当沙粒。

          贤妻啊——

           你大义凛然感天地,

            你是曾荣的贤德妻。

            还望贤妻再成全,

            报得冤仇续写凤求凰。(跪下请求)

严兰贞      哦——   官人你快快请起!官人!

(唱) 官人报仇雪恨担道义,

            为妻无故拦阻理不该。

            奴只望一日夫妻百日恩,

            官人你牢记在心莫相忘。

曾  荣      为夫一定谨记在心。贤妻若然不信,为夫可对天发誓! (欲跪

               下)

严兰贞     不必了,官人快快请起。是了,官人你乜时动身?

曾  荣       天明之时。

严兰贞      啊!(往窗外看看)官人你看,天色已明。

曾  荣        哦—— 贤妻!

严兰贞      官人!

              【二人相拥而泣。

严兰贞     唉!罢了。时已不早,待为妻去收拾行装,官人你还是及早离开

                此地,免得再生变故。

曾  荣       那好。

严兰贞    (急下,拿一个包裹上来,递给丈夫) 官人,路上小心为是。

曾  荣      (接过包裹,背上)谢贤妻!为夫去了。

严兰贞      官人!

曾  荣        贤妻!

               【二人再次相拥流泪。片刻后,严兰贞推开丈夫,掩面不看,只是

                 摆手示意他走。

               【曾荣转身下。严兰贞转身追了几步,立住远望…

               【灯暗,兰贞下。

              【灯又亮,兰贞家客厅。

严世蕃    (带家丁急上,绕场)气煞老夫也!

(唱) 昨夜逆女闹华堂,

            今早发觉密件丢。

            越思越想越生疑,

            忽记两幅独荷图。

           方醒悟,

            女婿就是曾家子。

            当机立断不延迟,

            亲率家丁来抓捕。

             (敲门) 开门开门!

飘  香     (内) 来了。(上,开门) 老爷,这么早…            

严世蕃      走开。

飘  香     (胆怯)是。(退到一旁)

严世蕃      家丁,给我搜!                

家  丁      是。

严兰贞     (内)且慢,谁敢动手? (上)爹爹,不必搜了,官人他已经离

                 开了。

严世蕃      他离开了?去了哪里?

严兰贞      恕女儿不便相告。

严世蕃      哎呀逆女啊逆女!吔呸! (扇一巴掌)

飘  香        小姐。(安慰严兰贞)

               【严兰贞示意飘香“无妨”。

严世蕃      (唱)骂声逆女太不明,               

          偏袒夫君害亲父。

          你可知——

         若是密件呈圣上,

         严府上下几百口,

         人人休想要活命。       

严兰贞     (大惊) 啊!哎呀爹爹恕罪!(跪下)女儿委实不知,放走官人

                 能连累无辜受罪!

严世蕃      你若有悔过之心,还有一法可补救。

严兰贞      请爹爹明言!

严世蕃     (扶起女儿) 儿啊!

                 (唱) 想起儿你大婚日,

            徽王到府来祝贺。

            他见儿你貌如花,

            几番透露爱慕心。

严兰贞      爹爹,你说这话是何意?

严世蕃      儿啊!

                (接唱) 为父求你一件事,

              另嫁徽王救全家。

严兰贞      什么?爹爹你要女儿另嫁徽王?

严世蕃      是。徽王深得万岁器重,若能讨他欢心,严府上下还有救啊!

严兰贞      不,女儿不能答应此事。爹爹!

                (唱) 奴夫妻情深似海,

           此生只愿托官人。

           纵是万岁表爱意,

          也休想兰贞答应。

严世蕃       兰贞我儿,为父代全府上下求你了!

家  丁        是啊,小姐,我等求你了。

严兰贞     (扶起父亲)爹爹快快请起! (对家丁)汝等也请起。不是兰贞

                 不愿救大家,只是此事奴委实不能答应啊!

严世蕃      哼,你若肯答应,才是我女儿;否则休怪老夫翻脸无情。

严兰贞      爹爹你要怎样?

严世蕃      与你断绝父女关系,即刻赶你出府。

严兰贞      哦——

飘  香      (旁白)小姐,此时老爷盛怒,不如假意答应婚事,然后再作道

                理。

严兰贞     (自言自语) 是啊,飘香说的有理。奴不妨假意答应婚事,然后

                 再见机行事。

严世蕃      考虑得怎样了?

严兰贞       好,女儿答应婚事就是。

严世蕃       当真?

严兰贞      自然当真。

严世蕃      这才是为父的好女儿! 家丁,随老夫即刻将喜讯报知徽王,教他

                 择日迎娶小姐。

家  丁       是。

严世蕃      哈哈哈…

              【摆造型。

——幕落——

 

第九场  悲喜交加

              【幕启。御史衙门,中间设公堂。几个衙役雄赳赳气昂昂上,分立

                在公堂两侧。

邹应龙    (威风凛凛上)

               (唱) 春雷一声天下响,

          蟾宫折桂慰平生。

          钦点御史来赴任,

          誓为苍生斗权奸。

            (白)  下官新科状元邹应龙,殿试之时,圣上见我对答如流,龙颜

             大悦,封我为副都御史。上任之后,意欲弹劾严嵩父子,为天下苍               除害,怎奈未获把柄,这叫下官甚是烦心!(摇摇头,思忖,又

               摇摇头)

曾  荣     (内)擂鼓吔!

邹应龙      嗄,何人擂鼓?

衙役甲     (向内看看)禀大人,擂鼓之人乃是一书生。

邹应龙      哦—— 迈升堂!

衙役们      喝!

邹应龙    (坐上公堂) 来啊,将书生带上公堂!

衙役乙      是。(大声传话)将书生带上公堂!

曾  荣      (内) 哦,来了。 (上)哎呀大人,申冤吔! (跪下)

邹应龙       嗄,书生,你姓乜名乜,有何冤屈?

曾  荣        大人容禀!

               (唱) 小生姓曾单名荣,

         家父原是三边总制。

         可恨严嵩两父子,

         害我一家遭惨杀。

邹应龙     莫非你是曾铣曾总兵的公子。

曾  荣       是啊。

邹应龙     哦—— (步出公堂,扶起曾荣)曾公子快快请起!

曾  荣       谢大人! (起身)

邹应龙     曾公子,你家之冤下官一清二楚。只是严嵩父子深得圣上恩宠,

                 也无重大把柄落入下官之手,下官恐怕无能为你家申冤啊!

曾  荣       是了邹大人,小生偶获严嵩父子罪证,请大人一观! (递上密

                件)

邹应龙      嗄,俺答密件。(读密件)哎呀妙啊!

               (唱) 正愁未获贼罪证,

          不料天赐此厚礼。

          今有严党大罪证,

          曾家之冤可昭雪。

          今有严党大罪证,

          为民除害不容辞。

           曾家公子立大功,

           定奏圣上重封赏。

曾  荣       多谢邹大人!

邹应龙      是了曾公子,你如何获得这份密件?

曾  荣       这… 实不相瞒,小生与严世蕃之女严兰贞结为夫妇了。

邹应龙      啊,这又是何缘故?

曾  荣       说来话长,大人一看便知。 (从袖中取出一张纸,递上)

邹应龙      如此说来,严世蕃之女倒是深明大义。

曾  荣       是啊。小生有一事相求,不知大人答允否?

邹应龙      但请明言。

曾  荣       大人,严嵩父子恶贯满盈,死有应得;可是兰贞小姐与严府无辜

                之人,实不应问罪。请大人在圣上面前代为求情!(跪下)

应龙     下官理当尽力而为。你快快请起!

曾  荣      谢大人! (起身)

邹应龙     是了,事不宜迟。下官应速速赶去金銮殿,将此密件交与万岁。

                你可先去严府,阻拦严家父子对兰贞小姐做出不仁之事。下官随

                后就到。

曾  荣       那好,大人请!

邹应龙     请!

              【灯暗。各自下。

              【灯又亮。严府大厅,桌上放着两幅卷好的独荷图。严兰贞身穿新

                娘服,背对观众暗自垂泪。外面鼓乐大作,飘香急上。

飘  香      小姐,徽王迎亲的花轿来了。

严兰贞     哦—— (双手哆嗦倒退几步,又急急上前抱起独荷图,转身面对

                观众)

               (唱) 睹物思人珠泪抛,

         前路茫茫愁无计。

         曾郎啊,

         今生恐难再相逢,

         空留下,

          两幅丹青伴孤影。

               【鼓乐声又起。

严世蕃    (上)儿啊,快点,迎亲的人在催促了。

飘  香       小姐。

严兰贞      飘香。

               【主仆二人抱头痛哭。

严世蕃     有什么哭的?去做徽王的王妃还不好?快走快走。

严兰贞    (旁白)唉,罢了,待奴报答养育之恩之后,再了却残生,以表坚

                贞。(白)飘香,扶本小姐上轿。

飘  香      小姐你…

严兰贞     走吧。

飘  香       是。

               【三个人欲下。

严管家     (急上) 禀老爷,徽王有令,因事有变故,迎亲队伍立即转回,

                不再迎娶小姐。

              【兰贞与飘香转悲为喜。

严世蕃      嗄,是何变故?

严管家      传令之人未曾明言。

严世蕃      退下。

严管家      是。

严世蕃       这…这要如何是好?

曾  荣       (内) 报兮,姑爷回府。

严兰贞     (大惊)嗄,官人回来作乜?!

严世蕃      哼,还敢回来?来的正好。

曾  荣      (急上)贤妻,贤——妻!

严兰贞     (把画递给飘香) 官——人!

                【二人奔向对方,相拥而泣;分开,深情对视一会,又抱在一起

                  痛哭。飘香高兴抹泪。

严世蕃       来啊,家丁何在?

家丁们     (上) 在。

严世蕃      将曾家子给我绑上。

严兰贞       谁敢动他,奴家立即自尽而死! (用身子护着丈夫)

曾荣/飘香   贤妻(小姐)不可不可!

严世蕃      (指着女儿) 你… 哼,你以为以死威胁,为父就不敢动他?来

                  啊,将小姐拉开,立即绑上曾家子。

家丁们      是。 (有的拉开兰贞,有的去绑曾荣)

邹应龙     (内) 且住了,圣旨到!

严世蕃     (大惊)嗄!圣旨到何事? (对家丁们)汝等退下。

家丁们      是。(下)

严世蕃      迈接旨!

               【邹应龙手拿圣旨,领着武士上。

邹应龙    (打开圣旨)圣旨到,跪听宣读。

四个人     (跪下,齐声) 万岁!

邹应龙      严嵩父子私通俺答,罪该万死,立即押往午门斩首。

严世蕃      嗄!

邹应龙      武士何在?

武  士       在。

邹应龙      将严世蕃押下。

武  士       是,押走。 (押下严世蕃)

邹应龙     曾铣之子曾荣,获取贼党罪证有功,代替鄢懋卿,总理两浙盐

               政。

曾  荣      万岁!

邹应龙     严兰贞虽为严贼之女,却深明大义,堪为楷模,赐封一品夫人。   

严兰贞     谢主隆恩!

              【夫妻起身接旨。四人摆造型。

——幕落——

 

(全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33sbccom.215sun.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专业代写戏曲剧本
无标题文档
www.33sbc.com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8XAS.COM 271SUN.COM 300xsb.com 701SUN.COM S6183.COM
XSB885.COM XSB438.COM 233PT.COM S618K.COM 768jbs.com
919psb.com 183sj.com 1115118.COM 11sbib.com 761sj.com
XSB234.COM XSB887.COM 676sj.com 777sbmsc.com 8HBS.COM
{$UserData} {$CompanyData}
网站地图 菲律宾sungame集团 www.2900.cc 菲律宾太阳网a99.com
申博太阳城娱乐中心 太阳城集团官方网址 申博游戏端下载 申博娱乐注册
鹤岗棋牌 澳门太阳城开户优惠登入 凯撒皇宫娱乐网址 优博时时彩投注平台直营网
www.33sbc.com www.tyc599.com www.99sbc.com www.msc88.com
www.sbc883.com www.98tyc.com www.88tyc.com 申博洗码佣金
8XAS.COM 271SUN.COM 300xsb.com 701SUN.COM S6183.COM
XSB885.COM XSB438.COM 233PT.COM S618K.COM 768jbs.com
919psb.com 183sj.com 1115118.COM 11sbib.com 761sj.com
XSB234.COM XSB887.COM 676sj.com 777sbmsc.com 8HBS.COM